“了觉,你喝酒吗?”

  邋遢道士完全懒得理会这唠叨的老和尚,自顾自的取下腰间酒葫芦,豪饮了一大口,舒爽的吐了口浊气之后,将酒葫芦递向一旁的老和尚。

  这一举动,直接让对方匆匆倒退了三步,双手合十,高声颂了一声菩提,恍若是犯了什么天大的罪过。

  见此情形,邋遢道士脸上的笑意更盛,径直撕下了一支鹏翅,放入口中。

  彩霞流转,本就有着通天道行的金翅大鹏鸟,体内的神性精华多得惊人,仅一口,便让邋遢道士的肚子,如雷鸣般颤动,仙光冲顶而出。

  了觉面色愁苦的再次颂了一声菩提,不忍再看,便急忙转过了身。

  远处站立着一名小和尚,年岁不大,双眸明晰,黑白分明,正瞪着大眼,极为好奇的打量着邋遢道士。

  他名曰‘十方’,自幼便长在这大梵净山内,常年礼佛诵经,接待的除却同门师兄之外,便是山下信徒了,却从未见过这般打扮之人。

  “十方,过来!”

  那老和尚朝十方招了招手,面上浮现了一丝温和,带上了些许的笑意。

  十方听到自家的方丈呼喊自己,本就对这一切颇为好奇的他,顿时便欣喜的跑了过去。

  “见过方丈!”

  小和尚老实的双手合十,行了一礼,旋即又看向邋遢道士,略微有些迟疑的退到了老和尚的身后,抬起了小脑袋,问道“方丈,他就是您常说的地狱恶鬼吗?”

  了觉脑门不由得落下了一缕黑线,急忙捂住了十方的嘴巴,给了一个警告般的眼神。

  这位爷,自打来了西漠以后,为了寻人,也不知掀翻了多少座名山宝刹,他可不愿自家的大梵净山,也步了那些宝刹的后尘。

  “童言无忌,尊驾该不会因为些许孩童之言而动怒吧。”

  老和尚强行扯出了一丝笑容,将十方给紧紧的护持到了自己的身后,生怕这喜怒无常的邋遢道士借机发难。

  “怎么会呢。”

  邋遢道士眯着眼,向前行了几步,摸了摸十方的小脑袋瓜,正欲说话,却被老和尚给强硬的打断了。

  “老僧观施主头顶黑煞极重,若不是本身的三灾六劫将至,那便是亲眷门徒有九死之劫。”

  他话音落下,又扶着十方,倒退了数步,与之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此一言,让邋遢道士本还洋溢在脸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僵住了。

  只见他伸出右掌,连点数下,面色逐渐开始大变。

  “凶煞!”

  邋遢道士双眉紧锁,极速将视线扫向东南方,拂袖一扫,这一方的地界,顿时被撕裂了一道数十丈长的裂缝。

  而在裂缝之外,正是此刻凄惨到了极致的李载淳。

  “天下魔宗重返九州,大乱将至。”

  在场的二人,皆是修为通天之辈,自然一眼便看穿了前因后果,老和尚长叹了一口气,双手合十,继续说道“中州不能没有无为山,施主还请回去吧。”

  他说得真诚,若说九州中,何人能与魔宗匹敌,恐怕也只有面前这位‘名满天下’的老流氓了。

  但他是如此想的,邋遢道士却全然不是,只见他环顾了一圈,适才缓缓说道“了觉,我走倒是可以,不过还想找你要个人。”

  了觉哪里会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当下也直接二话不说,拉着十方便往大梵净山走。

  他还真就不信了,西漠传承久远,很多自上古遗留下来的阵法,至今还都有不少被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顶上的宝刹就有着一座绝强的攻伐阵法,若是这老流氓敢于硬来,今日哪怕是豁出去了,也要拼上一个玉石俱焚。

  十方对于西漠的重要性,根本就不仅仅只是一座宝刹存亡能够弥补的。

  “方丈,我想去看看。”

  小十方往回撤了一步,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看向那仍旧倒在血泊当中的李载淳,道“您常说,修佛之人,要五蕴皆空,可十方从未有过这些,如何能谈得上‘空’呢?

  所以十方想去红尘中历练一趟,磨炼佛心,断去凡念,再来求证这佛陀之道。”

  老和尚一愣,沉寂了良久,回眸看了眼一直不动如山,没有丝毫紧迫感的邋遢道士,最终长舒了一口气,朝着对方深深鞠上了一躬,颓然的说道“如此,便拜托尊驾了。”

  说罢,举手朝天,摄来一枚晶莹璀璨的洁白药丸,放至了十方的掌心,认真的说道“这是我西漠的圣药,但凡还有一口气,便能将之从九幽中给拉回来,你且好生保管。”

  做完了这一切,老和尚又无奈的笑了笑,看了眼那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的金翅大鹏鸟,一时无言。

  若是早知如此,也不用白白搭上自己的护山神禽了。

  邋遢道士似乎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不地道,当下便给了老和尚一个放心的笑容。

  一手指天,一手指向金翅鹏鸟,一道遍布晦涩道文的河流自九天之上,被接引了下来。

  随着哗啦啦的河水淌过,那本还被架于火堆之上的鹏鸟肉身的周围,顿时便如同时光倒流一般,开始倒转了起来。

  整整三十息过去,火芒消散,木柴重归山林,翎羽又落回了鹏鸟身上。

  ‘嗷~’

  一声尖锐的高鸣,一道璀璨的金光直射高空,鹏鸟振翅,翱翔九天,速度极快,却任凭如何,也不愿重返大地。

  一切似梦,太过真实,从自己左翅上残留下来的一块凹陷伤痕,让他对于那平平无奇的邋遢道士,有了绝强的畏惧感。

  如此神乎其神的技艺,看得小十方双眸愈发的激动了起来,对于随邋遢道士而去的心思,也坚定了不少。

  老和尚摇了摇头,最终算是明白了,以对方的道行,哪怕是拼去了整座大梵净山之力,也根本无法阻拦住他分毫。

  “因果已了,不再欠你的了。”

  邋遢道士咧嘴一笑,掷出腰间的酒葫芦,从高空落至地上的这一过程,便涨到了三丈来长。

  老和尚颂了声菩提,转身离去,他不愿目送离别,只愿等十方再归来之时,能扛起整个西漠的大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起点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个师父贼带劲,这个师父贼带劲最新章节,这个师父贼带劲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