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里还有可以让肉身不灭的不死丹,你们要不要?”

  经过短暂的沉默与抓狂之后,那声音的主人终于继续发声了。

  李载淳与顾东临相视一笑,道“前辈如此恩情,我师兄弟二人竟然还不知前辈名讳,还请前辈告知,也好让我等日夜焚香祷告,为前辈祈福。”

  他二人话说得漂亮,也相当真诚,但是那小脚,却在不断的后退。

  “吾名冢魂,祈福倒是不必了,你们......唉,唉,你们怎么跑了?回来呀!你们回来呀!~”

  冢魂这咆哮的声嘶力竭,就宛若是一名被负心郎抛弃了的良家妇女一般的悲绝。

  但李载淳二人哪里敢回头,一边跑着,还一边朝着身后已然癫狂了的冢魂高呼道“冢魂前辈,我师兄弟二人,定然日夜为您祈福,祝您早日脱困!”

  冢魂的怒吼,震彻山野,惊得刚刚站立起身的鸟雀、走兽都发狂的朝着隐龙渊边界而逃。

  ‘嗡嗡......’作响的骨剑并未被顾东临带走,仍旧留在原地,这刚被李载淳二人耍弄、坑骗了一轮的冢魂,内心舒服了少许。

  好在这柄‘龙魂剑’并未被诓骗走,不然恐怕他现在会立刻疯魔,也不无可能。

  但是......

  ‘咻~’的一声,那柄骨剑调准了一个方向,转眼间便化作了一道流光,腾飞了出去。

  “你……啊……”

  隐约间,能听到冢魂吐血三丈的声音。

  这万年.....

  不!

  这辈子,他都没有受过这等憋屈的事~

  他神通造化通天,轻易便可揽下诸天万宇中的星辰伤敌,像这种小娃娃,他都根本不消用一根手指,仅用一个眼神,便可磨灭他们千万次。

  但现如今的他,深陷古龙峰无法脱困,只能任由这等蝼蚁欺凌也无法反击。

  想着想着,那冢魂竟大哭了起来。

  哭声撕心裂肺,传出老远。

  李载淳自然也是听到了,颇有些不忍心的看向顾东临,道“师弟,咱们这样是不是不地道啊!”

  看他那一脸愧疚的模样,顾东临诧异的打量了对方一眼。

  ‘师兄良心发现了?不可能啊!师兄的心都是黑的,怎么可能会对别人产生愧疚之心。’

  他一念至此,刚欲安慰李载淳,却听见了对方继续说道“咱们应该将那不死丹也坑走的,草率了,师弟,应该再等等的!”

  听到这话,顾东临的内心适才稍安。

  他还是那个师兄,还是原来的味道,没有变过。

  但也就在他们二人交流之际,十数道飞速腾跳、挪移的身影自他们一侧猛然间掠过。

  那是诸仙门的弟子,赶往古龙峰夺宝的路上,正巧碰见了李载淳二人。

  为首之人赤裸着上半身,身上满是健硕肌肉,脚步点踏间,虎目不断扫视着李无尘二人。

  “师兄,就是他们!”

  那人名叫雄展,乃是金鼎宗门下的号称新一代弟子中最强的首徒,一双大手,力大无穷,可徒手撕裂还虚境界的妖兽。

  雄展看了李载淳二人一眼,冷哼一声,脚步重重一踏,宛若一颗炮弹般,直直射向李载淳。

  在他的眼中,这二人的境界充其量不过是化神境,比之自己,低了一个大阶,收拾他们也就是顺带的是。

  一双铁拳,裹夹着沉重的破空声,无尽的气浪自他双拳处扩散,威势无匹。

  李载淳凝眉看了对方一眼,任他如何想,都没有想到自己是从何处得罪了对方。

  虽是如此,手上却不慢,脚下发力,化拳为掌,迎击而上。

  一双小手,化作一团火红色的汪洋,向前拍去。

  拳掌交加,震起了一股巨狼,汹涌澎湃,朝着四下飞速扩散而去。

  那些本盯着顾东临跃跃欲试的金鼎门徒,在猝不及防之下,亦给掀飞了出去。

  “这人好生强悍!竟然可以接下师兄的一击。”

  金鼎门中一名门徒,瞠目结舌的看着面前风轻云淡的李载淳,心中对于他们师兄弟二人,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殊不知,李载淳的手掌,已然在这巨力的撞击之下,开始发麻!

  “你不错,不愧是众仙门共同悬赏的无为山首徒!”

  雄展背负双手,虎目盯着李载淳,却是不再继续动手。

  有眼尖的人看见,他藏于后方的右手上,有被烈焰灼伤的痕迹。

  很显然,在先前的一轮交手中,他也没有讨到什么好。

  “悬赏?”

  李载淳微微一愣,抬头看着对方“你说的悬赏是什么意思。”

  他自认为自己绝对是一个老实孩子,下山之后,也没惹过啥事,这下竟然成了被众仙门悬赏的目标了。

  但他是如此想,雄展却不愿意与之交谈,凝眉说道“你这人实力不错,待我夺得仙宝以后,再与你较量过。”

  说罢,便准备转身离去。

  “提醒你一声,尽量绕着仙门弟子走,你们对于他们,可是数不尽的修炼资源。”

  “还有,你记得躲着点六剑宗的剑无痕,他的实力,在我之上。”

  飘飘荡荡的声音,随着雄展的离去而消散,独留下了李载淳与顾东临在风中凌乱。

  “师兄,他们说我们被悬赏了是什么意思?”

  顾东临的脸色不好看,按对方话语的意思,被悬赏的显然也包括了他。

  李载淳满头黑线的看着这个时而精明,时而呆愣的师弟,叹了口气道“这还用说吗?准是咱们那个‘好师父’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别人收拾不了他,现在来收拾我们了!”

  李载淳的话语中,满是怨恨,自己这师父也忒无良了。

  现如今坑徒弟,都成为了他的一个被动技能。

  遥想刚拜入无为山的那一刻......

  小娃娃浑身打了个哆嗦,转头说道“听师兄的,待会咱们刨个坑,给自己埋起来,过了这三天,咱们就想办法混出去。”

  他捏了捏仍旧有些肿痛的手掌,不由得对这修仙的路途,再次感到了深深的绝望了起来。

  想想他从修仙开始,那些别人憧憬美好的琼楼玉宇没看见,山珍海味没尝到,连一个可爱俏皮的小师妹都没有。

  都有些啥?

  墙皮都快脱落了的破道观一间,树上的鸟蛋四个,一言不合就揍他的暴力安然也算是一个。

  这还修个什么锤子屁的仙!

  干脆各自回家种田拉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起点中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个师父贼带劲,这个师父贼带劲最新章节,这个师父贼带劲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