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96章 熟悉的味道

  沈蔓歌并没有把心里的疑惑说出来,赵宁连忙让人去给沈蔓歌端点热水喝。

  “快坐下吧,肚子都显怀了,肯定很辛苦把?”

  沈蔓歌想起自己和阿紫怀孕的时间差不多,可是现在阿紫的孩子还在,自己的已经不在了,不由得有些难过,不过她的情绪收敛的很好,没有让阿紫看出来觉得难受。

  阿紫满脸都是幸福感。

  “嗯,还好吧,女人这辈子不是都要经历这么一次吗?

  我去看了,医生说是单胎,我多少有些失望呢。”

  阿紫是叶知秋的女儿,叶家有双胞胎的基因,她平时看着叶梓安和叶洛洛他们就觉得一儿一女挺好的,而且一下子生俩,也少了再次怀孕了。

  可是没想到自己居然没有遗传到叶家的基因,居然只有一个宝宝。

  沈蔓歌笑着说:“只要孩子健健康康的就好了。”

  “也是。”

  阿紫顿时就笑了起来。

  赵宁拽了一下阿紫,低声说:“嫂子刚回来,你让嫂子休息一下,回头有时间在聊天。”

  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沈蔓歌回来也是为了叶南弦,阿紫没轻没重的,赵宁可不能不知轻重。

  阿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嫂子,你看我,一高兴就什么都顾不得了,你赶紧上去休息一下吧。

  外面的记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撤走?

  回头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儿了呢,哥不在,这个家还得靠你撑着。”

  “没事儿的,放心吧,我先上去休息一下,回头再聊。”

  沈蔓歌身上的伤疼的厉害,好不容易坚持到现在了,真的有点坚持不住了。

  “好。”

  阿紫连忙让开了路。

  沈蔓歌含着笑上了楼上的卧室。

  她打算把衣服脱了的时候,外面传来阿紫的声音。

  “嫂子,灵儿和一个姓萧的医生来了。”

  “让她们进来吧。”

  沈蔓歌正愁着怎么把衣服脱下来的时候,萧念微他们就来了,她顿时觉得很靠谱。

  蓝灵儿带着萧念微进来的时候,沈蔓歌正好把外面的外套给脱了。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的外套,所以别人看不出什么,但是脱了外套之后,里面的衬衣早就被血水浸湿了,而且都结痂了,不怎么能够脱得下来。

  “天啊,沈蔓歌,你不是人吗?

  你都感觉不到疼吗?

  就这样你还去警局看叶南弦?”

  蓝灵儿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沈蔓歌自然是疼的,不过现在却嬉皮笑脸的说:“你怎么知道我去警局了?”

  “苏南说的。”

  萧念微这话一出,沈蔓歌顿时楞了一下。

  “你们去苏南家里了?”

  “没有,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苏南去坐飞机,随口聊了一句。”

  萧念微淡淡的说着,沈蔓歌的心里却有些咯噔了。

  “苏南做飞机去哪儿?”

  “B市。”

  萧念微看着沈蔓歌,似笑非笑的。

  沈蔓歌突然觉得心跳的厉害。

  “南弦出事了?”

  这是她想到的唯一理由。

  白梓潼现在怀孕了,苏南是不会轻易离开海城的,更不会轻易离开白梓潼的,如今他匆忙的离开海城,还是去B市,沈蔓歌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和叶南弦有关。

  蓝灵儿瞪了萧念微一眼,连忙说:“哎呀,你别操心了,你家叶南弦能有什么事儿?

  苏南去那边有个医学研讨会要参加的,碰巧的。”

  “真的吗?”

  沈蔓歌没看蓝灵儿。

  蓝灵儿是什么性子沈蔓歌是最清楚的,她巴不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好好地躺在床上养伤,所以沈蔓歌的眼神是看着萧念微的。

  萧念微送了耸肩,不置可否。

  沈蔓歌便什么都明白了。

  叶南弦肯定出事了。

  自己走的时候他还好好地,现在怎么就突然出事了呢?

  他怎么了?

  到底什么病?

  还是有人伤了他了?

  沈蔓歌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萧念微淡淡的说:“怎么?

  你要回去吗?”

  沈蔓歌不由得楞了一下。

  回去吗?

  肯定不行的。

  自己顺着对方的心思好不容易回了海城,而且叶南弦又不在身边,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让她离开?

  沈蔓歌现在就是个靶子,所有针对他们的人都看着她呢,如果现在她回去的话,指不定会让叶南弦的处境更危险。

  想通了这一点,沈蔓歌淡淡的说:“没必要,我相信他能挺过去的。

  来吧,给我处理伤口,处理完了我还要出门。”

  “你不要命了?

  还要出门?

  沈蔓歌,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是个活靶子?

  你是生怕那些人进不来叶家老宅处置你是不是?”

  蓝灵儿觉得沈蔓歌肯定是疯了。

  这个女人一遇到叶南弦的事情就不管不顾了。

  先不说叶南弦杀人的事情后续会怎么样,就说现在她自己一个人回来本身就有点危险,就算是霍家和萧家护着,谁又能保证万无一失?

  蓝灵儿真的是操碎了心。

  沈蔓歌笑着说:“你这回来了,不去看看宋涛?”

  蓝灵儿顿时翻了个白眼说:“我还不是担心你?

  先过来看看你,既然你没事儿,心还这么大,我就去看我们家思密达了。

  懒得在这里,免得被你气死。”

  说完她狠狠地给了沈蔓歌一个白眼。

  “萧医生,你看着她点,别让她总是胡闹。”

  蓝灵儿不放心的嘱咐着萧念微。

  “好。”

  萧念微答应着,至于能不能看得住她就不知道了。

  蓝灵儿走了之后,沈蔓歌的耳朵总算清净了一会。

  “灵儿就是太关心我了。”

  “有这样的闺蜜挺好的。”

  萧念微为人比较清冷,身边也没什么朋友,倒是有些羡慕。

  “帮我处理伤口吧。”

  “趴着吧。”

  萧念微拿过了医药箱。

  沈蔓歌趴在了床上,听着萧念微拿出剪刀将衬衣剪开的时候,不由得咬紧了牙关。

  鲜血结痂之后很难处理的,萧念微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处理好,整个人累的有些虚脱了。

  而沈蔓歌已经完全摊在床上了。

  谁都不是多话的人,房间里顿时难得的安静。

  沈蔓歌躺着在恢复元气,等着可以开口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叶南弦怎么了?”

  “神经痛的晕过去了,没办法,他这个毛病是上次的后遗症据说,除了苏南别人不敢给他看,所以警方把苏南叫过去了。”

  萧念微知道沈蔓歌总要问的,与其让她胡思乱想还不如让她知道。

  沈蔓歌微微一愣。

  “他的神经痛很久没有发作了。”

  “这个说不好,有时候是本身意志力顽强,能够压抑得住,让外人看不出来,有的是吃药之后有所缓解,所以会安静一会,但是你也知道的,那种后遗症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

  我听苏南说,最糟糕的还可能跟一辈子的,所以这个没法说。”

  听萧念微这么说,沈蔓歌的心情很是沉重。

  “有办法根治吗?”

  “应该没有,不过不知道苏南有没有法子,现在只能劝他多休息,少用脑。

  那些阴谋诡计什么的,还是别想了,简简单单的过日子也挺好。

  你们夫妻俩也不缺钱,如果我是你,或许我会和他一起出去旅行,心情好了,压力小了,加上药物的治疗,或许会好很多。”

  对于萧念微的提议,沈蔓歌记在了心里。

  这件事儿处理完之后,她一定要和叶南弦出去旅行。

  “真不过去?”

  萧念微看着沈蔓歌没有跳起来,更没有哭哭啼啼的要回B市,不由得问了一嘴。

  沈蔓歌慢慢起身,找衣服穿上,低声说:“苏南过去了,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我如果真的心疼他,就尽快的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然后像你说的,带着他出去散散心。

  我现在过去一点忙都帮不上,还不如不去。”

  萧念微的眼角划过一丝赞赏。

  “你这是要去哪儿?”

  “去一趟我外公那里。”

  沈蔓歌淡淡的说着,却看到萧念微也起身了,不由得问道:“你去哪儿?”

  “我自然是回我家啊,怎么?

  你不会让我住在这里把?

  我可住不习惯。”

  萧念微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你在海城也有房子?”

  “我老公是海城四少之一,虽然现在不在这里,但是房子总该有吧。

  想什么呢。”

  萧念微淡笑着,直接和沈蔓歌告辞。

  沈蔓歌觉得自己也真的是傻掉了,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

  收拾好自己之后,沈蔓歌从地下室找了几件收藏品出来,打算送去给萧老爷子的。

  他这辈子没什么爱好,唯一就喜欢喝个茶,收藏个古董什么的。

  沈蔓歌顺手挑了一份茶叶,却突然眯起了眼睛。

  茶室里面的茶都是叶南弦让人定期送过来的,无外乎就是绿茶和红茶,可是沈蔓歌刚才居然在这些茶叶当中发现了另外一种茶叶。

  这种茶叶的根茎很大,很粗糙,感觉绝对不会是叶南弦会选的茶叶。

  可是这样的茶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沈蔓歌的眉头微皱,顺手抓了一捏放进了真空袋里,然后装进了口袋里带了出去。

  只是她刚从茶室出来,就遇到了从外面回来的于玲。

  于玲看到沈蔓歌的时候有片刻的微楞,然后连忙上前难过的说:“你这孩子受苦了。

  我听说你孩子掉了?

  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

  不过你们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也不要太伤心了。

  凡事想开点知道吗?”

  “知道了,于阿姨。”

  沈蔓歌点了点头,却从于玲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