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Function ereg()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www.2hxs.cn/index.php on line 2
头狼_3302 翻手为云_寻飞作品_都市言情小说_在线听头狼_在线听书_顶点小说网
阅读历史
换源:

3302 翻手为云

作品:头狼|作者:寻飞|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4-08 01:01:30|下载:头狼TXT下载
  不等辉煌公司的任何人表态,巡捕们已经将那伙强拆队暴徒们脑袋上的匪帽拽掉。

  一张接一张陌生面孔公布于众,李倬禹和洪震天脸上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无比阴暗。

  瞅着十多个跟鹌鹑似的强拆队员,我瞬间哈哈大笑起来。

  “嗡嗡..”

  我兜里的手机这时候震动起来,看了眼是冯杰的号码,我马上接起。

  冯杰轻声道:“朗朗,小宇不让我和大鹏参与,我们干脆没进村子。”

  “没进来就对了,这把事儿你们做的漂亮,晚上我给你们摆庆功酒。”我满意的回应。

  “那群强拆队员,全是辉煌公司的在编职员,有的是保安,有的是干杂物的,还有些是实习生,没有一个是中高层,混的最好的就是个给某经理开车的司机,不过身份全都可以查得到。”冯杰继续道:“他们全都收了咱不少钱,但我感觉嘴巴肯定不保险,早晚会吐口。”

  我眨眨眼睛问:“他们知道你和大鹏的身份不?”

  “那能让他们知道嘛。”冯杰笃定的回应。

  我吹了口气应声:“足够了,只要这会儿不吐口,他们的任务就结束了。”

  挂断电话后,我和叶小九继续磕着瓜子看大戏,同时还不忘评头论足的聊聊故事内容。

  论细节,整个头狼家所有人加在一块都够呛比得过张星宇,这货不光脑子灵光,任何边边角角的地方全都能算无遗失。

  我的原计划是让冯杰、大鹏带队,稍微做点伪装,而其他人则直接露脸进行这场强拆,但张星宇比我想的更完善,用这种方式让那群强拆狠人们露脸,属实往辉煌公司的心口上扎了一刀。

  片刻后,一名巡捕走到韦姓大佬面前,“啪”的敬了个礼,接着声音洪亮的汇报:“报告,这些暴力强拆的违法分子的身份已经全都查出来了,均系辉煌公司的职员,其中有保安、有..”

  “这些事情不需要跟我汇报,你们秉公执法就可以。”韦姓大佬的脸颊阴沉的几乎快要滴下来水,直接摆手打断。

  “是,全部带走!”巡捕再次敬礼,回头招呼。

  十多名巡捕马统领强拆队的狠人们往巡逻车里推搡。

  “董事长,你得管我们啊,是你让我们这么干的..”

  “李总,我还帮您擦过鞋呢,您不能不管我们啊!”

  一边上巡逻车,强拆队员们一边连声嚎叫,眨巴眼的功夫,几台巡逻车响着警笛离去。

  “这里头绝对有误会,您放心我一定会处理的妥妥当当,那些暴力分子全部开除,并且永不录用。”敖辉颠着小碎步,神情紧张的跑到韦姓大佬的跟前,佝偻着腰杆解释:“请您一定要相信我..”

  “打死人了..”

  “唉哟唉哟,没有天理了,不如死了算逑。”

  黄水生和他的“家人们”很快踩点的哭叫、呻吟起来,硬生生将敖辉没来得及说完的话打断。

  “相信你什么!相信你强拆烂拆,还是相信你打着支持建设的口号违法乱纪!”韦姓大佬怒目圆睁,手指敖辉的鼻梁骨冷笑着反问:“长期以后,我们还不够照顾贵公司吗?要钱拨钱,要配合给配合,结果你用什么回应我和其他同僚的信任?敖董事长,我不止一次的跟你强调过,拆迁是利国利民的重事,一定要合理合法,一定要怀柔,你可真棒!”

  敖辉杵在原地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出声:“韦..”

  “韦什么韦,你不需要再跟我解释任何,工程到这里先告一段落吧,回去以后我们会进一步研究,你最好对今天发生的一切有个完善合理的处理结果,需要配合巡捕工作的地方,你义不容辞,就这样吧。”韦姓大佬喷着唾沫星子丢下一句话后,头也不回的钻进车里。

  半根烟的功夫后,几台奥迪车队扬长而去,现场只剩下乱糟糟的黄水生一家和辉煌公司那群左顾右盼的工作人员,马亮一伙人和关鹤早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去,敖辉神情呆滞的杵在原地,身体微微的摇晃。

  李倬禹咬着嘴皮走到敖辉面前低喃:“敖总,这事儿我有责任,您放心,我肯定会用最快的方式做好相应的公关..”

  “啪!”

  敖辉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李倬禹的脸上,直接将后者的嘴角给打出了血。

  “我知道你早就想分家,更想自己拉起来一摊,但你没必要这么整我吧!”敖辉喘着粗气,一对浑浊的眼珠子瞪得溜圆,胸脯更是不规则的上下起伏:“怎么处理?还能处理清楚吗?每一件事情我都千叮咛万嘱咐的教你如何做,你告诉我,你是如何让这些人混进村子里的?又是如何让几个搞直播的混到观众中,还有刚刚那群强拆队的又是怎么一回事!”

  李倬禹杵在原地没动弹,任由鲜红的血液顺着嘴角往下流淌,沉默几秒钟后,他咬着牙道:“我被关鹤给耍了,之前我和他达成协议,拆迁结束以后,会给他一部分建设工程,他也答应我,会安排好这一切,村子进出的问题是他在负责。”

  敖辉愤怒的吼叫:“别人耍你,你就信啊?你脑子里是不是长草了!”

  两人对话的时候,张星宇满头是汗的从小院里走出来,拿肩膀靠了靠我努嘴:“此时不装,更待何时,去吧皮卡丘,给这帮老篮子、小犊子全都气哭。”

  我看到他手里,攥着起码不下五部手机,可想而知,他刚刚在屋里面的繁忙程度。

  我笑呵呵的努嘴:“要不,这么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留给你吧。”

  “快拉倒吧,阴人我在行,跟人扯马篮子是你的特长,我这会儿真累了,让我喘口气吧。”张星宇一屁股崴坐在小马扎上,很罕见的点燃一支烟,“吧唧吧唧”连嘬几口。

  “行,那我去了哈,先给他们来首开场歌曲。”我整理一下领口,背着手朝村口方向迈步,一边走,一边清了清嗓子高歌:“咳咳咳,往这儿看,小盆友,你是否有很多卧槽..”

  听到我的声音,敖辉、李倬禹和洪震天全都齐刷刷的扭过来脑袋。

  “王朗,我曹尼玛!”洪震天双手紧握拳头,闷着脑袋就朝我冲了过来。

  可惜没等他近我身,旁边猛然伸出一条粗壮大腿,直接一脚蹬在他的胯骨肘上,将洪震天干了个人仰马翻,整场都像是个小透明的老凳子,单手插兜,鄙夷的上下扫视其他人一眼,从腰后摸出一把仿六四,枪口朝下,声音干哑道:“我不行,但是杀个把人还是没问题的。”

  “你看你,没事儿老跟我逼逼叨叨的耍什么个性。”我揪了揪鼻头,朝四仰八躺倒在地上的洪震天吐了口唾沫,然后大大方方的朝着敖辉摆手:“好久不见啊老王八蛋,还没有被病魔战胜躯壳呢。”

  “呵呵,王总倒是越来越精神了。”敖辉收起脸上的怒容,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我。

  我抓了抓脖颈道:“那可不,我等着给你随花圈呢,必须得精神,行啦,咱俩不是啥老友故交,你心里肯定也早开始骂娘,所以没什么必要对我客客气气的称呼,想骂九骂出来吧,我们村吴老二年轻时候比你还能憋,结果现在脑血栓加全身不遂。”

  估计是怕我吃亏,叶小九摇头晃脑的站在我身旁接话:“操,我朗哥是真能编,全身不遂那不瘫了嘛,你内嘴开过光,千万别瞎说,我觉得敖总这精神气,至少还能活半年。”

  “哦?还有叶家的青年才俊参与,难怪王总的计划天衣无缝。”敖辉挑眉看了眼叶小九,腮帮子两旁的肌肉又是一顿乱颤。

  “这话您还真说错啦,整场**可跟我们叶家没有半点关系。”叶小九拨浪鼓似的摇头:“不是我不想帮忙,是那位爷嫌我碍事,用他的原话转述,揍你们这种近乎半低能的选手,他一只手足够,那句话咋说来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说着话,叶小九故意指了指不远处坐在马扎上嗑瓜子的张星宇。

  张星宇也很配合的挥舞两下手臂打招呼。

  “噗..”

  敖辉喉结一阵鼓动,一抹暗黑色的红血瞬间喷了出来,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朝后倒去,得亏旁边的李倬禹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搀住。

  “诶敖总,您可千万不能死啊,您死了,辉煌公司不就彻底成李倬禹的了嘛,哦不对,他前面还有个郭启煌。”我装腔作势的扯脖关心道:“最重要的是,你们搁共乐村没少投资吧,拆迁搁置的话,是不是等于既扇了自己一嘴巴子,还影响到辉煌公司日后在鹏城的发展呐,咱都是在一个坑里刨饭吃的,我也不怕告诉你,除了门口那栋小院,我还在村里大大小小买了十亩左右的地皮,要不,咱们合作一下?”

  “噗..”

  我话没说完,敖辉再次吐出来一大口血。

  李倬禹脸色铁青的瞪向我:“王朗,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别太过分了!”

  “啥玩意儿就头点地,我这不是给你们排忧解难来了嘛,你看看这么老些车、老些工人,哪天不得半套房的开销,拆迁项目搁置的话,这钱你不得赔的尿血啊。”我眨眨眼睛,手指四周的挖掘机和拉土方、废料的大车微笑道:“得了,既然你们不识好人心,那就当我没说,回见了您嘞...”<!--bq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