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02章 狗血

作品:玩宝大师|作者:青木赤火|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5 16:02:54|下载:玩宝大师TXT下载
  萧影闻言,缓缓起身,踱步,以逼格很高的姿态说道:“越想不通的事情,说不定会越简单,只不过,时机未到,不可强求······”

  余耀看着萧影的样子,“多谢萧大师点化。”

  “你说这种话,好歹表情严肃点儿行吗?”萧影说着,自己也忍不住乐了,“就这样吧,别在屋里闷着了,出去转转。”

  “好。”余耀应道,“就去琉璃厂吧,路上我顺手看看有没有出租信息。”

  出租信息还是好找的,而且很快余耀就先选中了一家,在出租车上联系了房东,正好房东有空,约好了一个小时后见面。

  余耀和萧影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这时候房东还没来,这个门面房坐北朝南,挂着卷帘门。

  卷帘门上,还贴着“吉房出租”的红纸。

  红纸上写着房子的面积,一百五十平。从外面打量,外立面倒是古香古色;这房的整体结构应该是个长方形,南北长,有个十几米,东西窄点儿,应该不到十米。

  租金是每天每平米八块钱。这么一听好像挺便宜似的,不过统算下来,一个月的租金也得三万六。

  余耀和萧影本来还打算在附近的店铺先小转一下,结果没想到房东在他们到了五分钟之后就来了。

  房东是个圆头圆脑的中年人,腮帮子肉鼓鼓的,一口京片子,说话挺快,但不怎么清楚,好像嗓子里塞着棉花套。

  “水,电,网都有,就是没双气;要实在想在店里开火,弄个电磁炉什么的就行;冬天冷的话,开空调得了。”房东见面招呼之后,也没多问余耀和萧影的情况,站在店门口,上来先是一通介绍。

  “我看别的店一般没超过7块的。”余耀递烟。

  房东摆手,“我这店位置好,而且有外摆区,有停车位,只加一块钱,不多。那什么,先看看吧!”

  房东说罢,开了卷帘门。

  这里头空荡荡,除了最里头的贴墙有一排木质货架。不过,地面铺的是木地板,吊顶和灯具也有。

  “一目了然。”房东摸了摸头,“那排货架是上一个租户留下的,要是不想用,找个收旧家具的来拉走就行。”

  余耀一边应了一声,一边往里走,走到货架前,也看了看。这货架是实木的,虽不是名贵木材,但是看着还不错,高度大约两米,用料厚实,形制规矩。

  “这货架还挺新,咋不运走呢?”余耀顺口问了一句。

  房东稍稍一愣,“这我咋知道?再说了,留给你用,不是白捡了一便宜?”

  “因为他不敢带走。”萧影忽然开了口。

  房东的肩头不由耸动了一下子,连忙看向萧影,萧影面无表情,也走到了货架跟前。

  “小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房东连忙问向萧影。

  萧影微微抬手,示意房东先别说话,转而在货架前走了一趟,快到东头的时候,停住,看向余耀,“来,搭把手。”

  余耀上前,在萧影的示意下,将一组货架给拖了出来。

  这房子东西宽度约有十米,一排货架并不是一体的,而是由五组构成,他俩拖出来的,是最东头的一组。

  后墙上,出现了一块殷红的血迹,还有顺墙流下来的痕迹。不过早已干透。

  “艹!”房东平地炸雷一般爆了句粗口,“怪不得这小子急喽巴火的走了,多交的房租也不退,这,这特么是不是该报警啊?”

  “不要慌。”萧影看了看房东,“他来租店的时候,这地方是正常的吧?”

  “那肯定啊!”

  “他租了店之后,是不是接着就把这五组货架摆上了?”

  “对!”

  “那要是出什么事儿,也不可能在墙上出现血迹,因为有货架挡着呢!再说了,即便有什么事儿,他也应该清理掉血迹。”萧影接着说道。

  “不是,你等会儿,我有点儿懵逼。”房东使劲揉了揉脑袋,“这血迹是有点儿怪。那什么,先别说这个,你,你咋会知道这货架后边有事儿?”

  “这不是人血,这是黑狗血,估计是他自己泼上去的。”萧影接口道。

  “什么?”房东的脸上出现懵逼二次方的表情,“小兄弟,你就别绕弯乐子,赶紧告诉我咋回事儿吧!”

  “让我再看看这后墙。”萧影顺手拍了拍房东的肩膀,“有我在,别紧张。”

  房东立马不说话了,但腿似乎有点儿颤,接着便不自觉地站到了余耀身后。

  萧影审视了几分钟,其间手上还起了几个动作。而后又问店主,“你这房子,原先是老房子,后来翻修过,但墙和地基没动过,对吧?”

  房东点头。

  “没什么事儿。我看哪,估计是上个租客害怕闹鬼,所以在这后墙上泼了黑狗血。”

  “闹鬼?你别吓我啊!”

  “我没说你房子闹鬼,是说这个租客以为闹鬼,其实没事儿。”萧影安抚道。

  “要是没事儿,他咋会觉得闹鬼?”

  “你这老房子,后墙背阴,而且当年建的时候,兴许用过一些很老的砖石,所以阴气比较重。”

  “噢。”房东摸了摸心口,却又马上反应过来,“不对啊!要照这么说,以前的租户怎么没这档子事儿?”

  萧影笑了笑,“你看,你也知道以前的租户没事儿。阴气的影响,也是分人的,有可能上一个租户阳气虚乏,或者做过特别亏心的事儿,心神不稳。

  “对对对!”房东一听,连连点头,“我就感觉这个人娘娘们们的!而且吧,眼神儿发虚!”

  “这就对了嘛!行,搞清楚了,没事儿了!”

  “那你们还租不租啊?”虽是问话,语气之中却好似带着希求。

  萧影看了看余耀,而后才对房东说道,“也可以租,不过这墙上的狗血,你得给清理干净了,再就是······”

  “这样,小兄弟,我看出来了,你是个高人!”房东连忙说道,“什么阴气之类的东西我不懂,我要是找人乱清理,那弄不好可麻烦!你们要是租了,你找人,指点着清理怎么样?钱算我的!另外,租金我也给你们照七块!”

  萧影没说话,却再度看了看余耀。余耀从萧影的眼神中,似乎看出了点儿什么。这里头,应该不是简单的“狗血”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