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1章 神仙 杀手锏

作品:麻二娘的锦绣田园|作者:冰河时代|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1-15 00:37:53|下载:麻二娘的锦绣田园TXT下载
  风之平看到巷子里来人,本能的就朝‘戏棚子’边靠了靠,身边的兵卒见他动,也下意识跟着朝‘戏棚子’聚拢。szllsc591shu

  挡?萧霖抬着眼皮朝严阵以待的风之平冷冷一笑,他身边的侍卫、随从,随即朝他身边靠拢,随时待命。

  “大家快看,巷子里有人出来了。”

  “是不是戏台要开演了……”

  ……

  人群嗡嗡,萧霖还是听到了这句话,没错,好戏要开始了,上不了台面?那又怎么样?想抖落出来,那就抖啊!我萧霖怕过谁。

  巷子口,外三层都是平民百姓,他们都翘首看向巷子内,是谁有这么大派头,让五城兵马司的人守在‘戏棚子’前。人们猜测,那一定是了不得的人物。

  “看,到巷子口了……”围观的平民看到了层层叠叠的随从、护卫,“果然是大人物……”

  “我没看到……”身材矮小的人跳着朝巷子口看过去。

  “看到了……”

  “看到了……”

  在看到巷子口的人出来之后,人群瞬间安静了,只觉眼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如同看到谪仙下凡。

  那是怎样一个男子啊,黑发优雅的束在后面,一缕碎发随着白暂的脸庞垂落,一双桃花眼散发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眸光中流转着妖娆的光华,让人见之忘俗,如登仙境。

  只见他轻轻一扬手,身边簇拥的侍卫瞬间涌向‘戏棚’子,却被兵马司的人挡住了。

  “萧公子,让你的人住手——”风之平抽出腰间大刀,指向前方。

  两方人马扭在一起,听到风之平的话,个个看向跨步而来的萧霖,他的人纷纷叫道,“公子……”

  “公子……”

  萧霖走到风之平跟前,阴沉一笑,“风将军,你这是何意?”

  风之平紧惕的看向他,并不回答。

  萧霖看向外三层围观的平民道,“诸位是不是想看戏啊?”

  众人还没从他惊为天人的容貌中醒过神来,有人迷蒙的顺着他的话,下意识问,“敢问公子,你是神仙下凡吗?”

  “哈哈……”萧霖仰头大笑,不要说平民,就算是权贵见过他的也没多少,没想到难得露次面,竟被人说成神仙,他不是不得意的。

  “仙人?今天你们唱什么戏啊?”有平民老头好奇的问。

  “当然是好戏。”萧霖笑容肆意,迎着冬日晨光而立,微微寒风拂过,带着他一缕长发,增添几抹风流倜傥的气息。

  “既然是好戏,官大人,你为何挡着戏台不让开演啊?”人群中有人不解的问风之平。

  风之平面色严肃,立着一动不动,死死盯着萧霖。

  “是啊,这是何道理?”

  ……

  人们的议论声还没有说完,巷子里又出来一个仙人,束发簪金冠,剑眉星目,长身玉立,丰神俊貌中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与优雅,踱步间,袍角涌动,端是一副盛世气象。

  “老天啊,怪不得这胡同平时随意不让人进入,原来这里住着的都是神仙啊!”

  “你胡说什么,这个不是神仙。”

  “那为何也是这么风姿绰约、玉树临风?”

  “那是因为他是北郡王啊。”

  “你怎么知道他是北郡王?”

  “因为他到我家的小铺子里吃过早食。”说话之人得意的昂起头。

  “老天,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

  “原来北方战神竟是如此丰神俊朗,为何那么多人说他又横又愣啊……”

  前半句多动听,后半句,听得夏臻一头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明明是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怎么就是二愣子了。

  萧霖看向跟上来的夏臻,“堂姐夫你已经救了,还想掺和?”双眼紧眯。

  夏臻摇头,“我就是救人,其余的事跟我没关系。”

  没关系?是谁整日在京城大街小巷里晃来晃去,晃得自己失去了紧惕,竟生生处于被动局面,听到这话,萧霖感觉自己见鬼了,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夏臻笑意盈盈:“看我干什么,你不是想让大家看戏的嘛,去啊,撩开帘子,让所有人都看看,这里面究竟就是什么样一出大戏?”

  萧霖的上百护卫隐隐要冲破风之平的阻挡,他们就等主人一个眼神行事。

  什么鬼?萧霖看向巷子内,夏臻近万兵卒,仿佛就地失消了一般,怎么会这样?惊觉到这个问题,他暗地一惊。

  夏臻双手背后,微微抬头,“看天色好像要到中午了。”

  中午?暗指何意,萧霖眯眼,“你的兵卒呢?”

  “从另一条巷子撤了呀,这会正向西城门而去。”夏臻开口道:“萧公子,你要是能越过兵马司的人撩开帘布让众人看戏,没别人会搅和。”

  一会儿来,一会儿去,什么意思?萧霖狐疑的围着夏臻转了一圈,这家伙想干嘛。

  风之平紧盯着犹豫的萧霖,内着焦急的很,暗暗朝另一边看过去。

  ——

  风江逸一直坐在聚意茶楼三楼窗边,一边喝茶,一边和自己下棋,身后,门口,不时有人回禀事情,“太师,小赵大人已经签了九家,还有最后三家,快了!”

  风江逸落一白子,端起茶杯,看向街道,远远的能看到八大胡同被围的街口,“现在准备去谁家?”

  “霍山王府——”

  “府中谁玩死了人?”

  “回大人,是王府嫡二王爷。”

  风江逸啜了口茶,老眼眯眯,“让魏大人带着兵卒前去霍王府配合小赵大人。”

  “是,老大人,小的马上送信。”

  “嗯。”

  回事之人转身到门口,迅速把事情传给了相关人员,房间瞬间又跌入寂静。

  ——

  书房内,老霍山王爷正和老哥几个商量对策,“没想到风江逸竟想到这么馊的主意,竟把这些不能搬上台面的事情搞出来,六弟、七弟,八弟,我们该怎么办?”

  “四哥,你比我们大,是我们的哥哥,我们听你的。”

  老霍山王爷老脸阴沉得跟老鱼鹰一样,“这个孙侄子是见不得我们好哪!”

  “四哥,我们手中的产业可是老先帝时就有的,不能因为他没本事国库里没银子,就把我们的财产拿来充公?”

  “就是,这孙侄子整天想什么呢?”

  ……

  “老王爷……老王爷……”管事的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回来事。

  “没规没矩,成何体统?”

  “回……回老王爷,吏部都事姓赵的来了,后面还跟着京……兆府府尹魏大人。”

  “上面几家不是没姓魏的吗,怎么他也来了?”

  “老王爷,姓魏的跟着风江逸主持了一夜事情。”

  几位老王爷相视一眼,老八王爷问,“四哥,你先去问问,是谁给了姓江的把柄?”

  老霍王爷抬眼看向管事,管事缩头小心翼翼回道:“是……是二王爷……”

  “这孩子怎么这么大意?”

  “老王……王爷,那姓赵、魏二位大人在正厅等着呢?”

  几位老王爷马上看向老霍山王:“四哥,你去,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轰出去。”

  老霍王爷嗖一下站起来,“小王八糕子,老子倒要叫他看看,什么是宗室长老。”

  “对对,四哥说得对。”

  老霍王爷嚯嚯摆脸甩袖,“你们几个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

  ——

  王府的人果然托大,要不是魏大人带着兵卒,赵雨彦心道自己怕是连门都进不来,老大人真是想得周道,他一边踱步,一边思考着如何先声夺人,一招就把霍王爷拿下,脑子里,又把老师给的资料整理了一遍,总觉得还差点什么,总觉得这点火候不足以一招就把一向嚣张跋扈的老霍山王拿下。

  差什么呢?赵雨彦苦苦的思索着。

  章年美站在门口,看着赵雨彦在正堂里不停的转圈子,看到他眉头深锁,转头看了眼气派的霍山王府,又瞧了瞧外面走廊下,已经围了不少管事、仆人,但也只是瞧见仆人,没一个主子,嘴角微咧,抬脚进了正厅,走到了赵大人跟前,俯首贴耳道……

  ——

  “爷,要不要去看看?”

  “去看?”刘载文嘴角讥诮,“他们算什么东西,不过是给我们刘家、给朝庭卖命的狗,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出面招呼。”

  “是是,爷,小的多嘴了。”管事拍拍嘴巴子,朝后退了退。

  刘载文歪坐在榻边,“居然把民间地痞流氓的招数拿来用,用死人威胁活人,一家一家的跑,一家一家的签,真亏他们想得出来。”

  “爷……小的听说,前面九家都已签了。”

  “那些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官宦,我们可是宗室,能让他们随便威胁?”

  “是是,爷,咱们是宗室。”

  ——

  霍山王爷甩着袖子霍霍生风的进了正厅,“是那个王八羔子找老子?”

  魏大人刚拱起的手垂着不动了,朝老霍山王爷看过去,一脸不渝。

  “是我赵王八找霍老王爷。”赵雨彦垂手上前一步,一脸笑嘻嘻。

  “放肆……”霍老王爷身边的人看着就要上前揍人,被章年美等几个侍卫迅速挡住了。

  “你们想干嘛,这可是我霍王府?”

  赵雨彦抬脸,一脸笑意,“霍老王爷,你莫动怒,我也是刚刚被北郡王两万人马从萧公子手中救出来……”

  “小鳖孙,你威胁我?”

  “霍老王爷,你言重了。”赵雨彦带着一脸假笑,靠近霍老王爷,仿佛哥俩好的又靠到了他耳朵,快速说了句几个字后,又迅速退到几步开外。

  嚣张跋扈的霍老王爷愣得瞪大双眼,“你……你……”

  赵雨彦见对方的反应刚好是自己要的反应,连忙趁热打铁,迅速拿出交税协议,“霍老王爷……皇上说了,你们是宗亲,有大量的公亩田,不需要交税,要交的也是一些私购田亩,还有商课税只要交了,也按最低的百分之二交,绝不会比普通人多……”

  霍老王爷只觉得脑子翁翁作响,赵雨彦说什么,他那里听得到,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被别人抓住把柄……连赵雨彦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四哥,怎么样,两个王八羔子被赶走了?”

  “是啊,我们刚刚想问怎么样了,前面随从就来回禀消息,说赵、魏两个已经被你打发走了。”

  “四哥,你厉害……”

  “呃……”霍老王爷看看哥几个,又低头看看自己手,右手还呈握笔状,意识到不对,迅速垂下手,“我……你们……你们赶紧回去啊,说不定下一家就是你们家了……”

  “四哥……”老八怀王感觉不对劲,“你……你是不是签了?”

  “我……我……”霍老王爷一脸呆滞。

  几个老王爷呆了,“那我们……”

  ——

  风江逸没想到赵雨彦这么快就离开了霍山王府,“老霍王会这么好说话?”

  回事管事近到他跟前,轻轻说道:“是北郡王手下的将军透了一个老霍王的把柄给小赵大人。”

  风江逸蓦得束眼,“据我所知,夏臻对京城的事向来不放在心上,怎么会有老霍王的把柄?”

  “老大人,听说北郡王夫妇在大街上转悠不是白转悠的。”

  “那也得有京城通指道才行,否则在大街上到处转的人多如牛毛,难道他们就能随随便便抓住人把柄?”

  “这……”管事想起老大人手下几个京城通管事被北郡王妃问话的情景,好像是这么回事,“大人,难道是我们的先生给了他们启发?”

  “这……到是有可能。”

  突然,又有管事上来,“老大人,不好了,几位老王爷去八大胡同口了。”

  ——

  “爷……”和风之平对峙的侍卫等着萧霖发令。

  萧霖骨节分明的手指习惯性划脸颊,双眼盯着悠闲的夏臻,这厮捏住了什么,这么淡定?

  “让开,让开……”

  “让开……”

  就在萧霖举止不定的时候,几位老王爷到了,“萧孙侄,这些人都到咱们头上拉屎了,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老七王爷见风之平挡着萧霖的人,问,“你们这是……”

  “回老王爷,爷要揭‘戏棚子’!”

  “那就揭啊!”老七王不怕事多,跳脚过去,就要自己揭‘戏棚子’。

  风之平头疼极了,拱手道,“老王爷——”

  “你还知道我是老王爷,赶紧给我让开。”老七王爷伸手就要推人。

  风之平半腿跪下,“恕小的不能。”

  “小八王羔子子,别以为你爹是太师了,你就能为所欲为了,这天下还是姓刘,给我滚一边去……”老七王真伸手推了。

  “老王爷……”风之平不敢挡,身子被他推到了一边。

  老八、老九、老十一接受到萧孙侄的目光,明白‘戏棚子’的意思了,是啊,你风江逸不是想摆上台面的吗,那咱们索性就捅开了,看你手中签的协议还有什么用?纷纷涌上去,和老七王爷一起推风之平、推兵马司的人。

  王爷啊,谁敢还手!

  萧霖勾嘴一笑,想跟我斗,那就把世家大族男人们的勾当往日光里摊,我倒要看看,你风江逸承不承受得住。

  看着‘戏棚子’周围的情况,麻敏儿知道该自己上场了,亲了一口抱着的小男娃,对不起了,孩子,阿姨是个坏人,但为了小商小贩们的生计、利益,阿姨只能这样做了。

  舒玥如见麻敏儿动脚,双手扯住她的胳膊,双眼恳求般看向她,“王妃,求……求你了……”

  “施掌柜,你干什么呢,我只是抱抱小泽而以。”

  “王……妃,我谢谢你,是你救了泽儿,要不是你,泽儿可能已经……”

  麻敏儿暗暗吐口气,对不住了,我不该趁人之威,但话还是要说:“我就是抱着小泽去跟夏臻说句话,马上就来。”说完,看向扯着她胳膊的双手。

  舒玥如被麻敏儿看得低下头,慢慢的……慢慢的松了手。

  麻敏儿轻轻离开一步,低声道,“施掌柜,有时候,多多积善,总会为子孙后代绵延福泽,我想小泽的名字也是此意吧。”

  “我……”

  “相信我,我只是抱着小泽跟夏臻说句话,其他什么也不做。”

  可是你这样,等于什么都做了,舒玥如想这样说,微抖双唇,顺着麻敏儿的目光看向‘戏棚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麻敏儿见她懂了,暗暗吸口气,咧开嘴。

  戏棚子前,几位王爷眼看着就要揭开围幔,夏臻不动声色。

  萧霖就觉得奇怪了,难道风江逸不是用这些死尸协迫那些世家签协议?那这些老王爷揭开帘子岂不……

  “夏臻——”一声青脆的女音,让几位老王爷这才注意到,原来夏二愣子也在这里,个个转头看向他。

  “夏臻——”麻敏儿抱着四岁的小男娃,笑容明媚的走到了夏臻跟前。

  一直把目光放在小媳妇身上的夏臻,此刻的目光却在萧霖身上,看着他面色由白晰俊美变为青色,再由青色变为黑色。

  这才收回目光,看向小媳妇,“你抱人家的儿子干嘛?”

  “夏臻,你说我们明年生一个这样的儿子行不行?”

  “行,当然太行了。”哎呀,娘呀,虽然知道小媳妇说的话很假,可是夏臻仍旧高兴的差点跳起来,“来,来,这小娃子太可爱了,叔叔抱抱。”

  “你怎么知道人家父亲比你大,或许他该叫你伯伯呢?”

  “……说得也是哟……”夏臻跟小媳妇一唱一合,“不管了,我要做叔叔,做伯伯显得老,我不干。”

  “小泽,你知道你爹多大了吗?”

  “知道——”小家伙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多大?”

  小家伙嘟着嘴:“娘说他都二十六了,还跟我一样,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噗嗤……哈哈……想不到你爹这么有意思啊!”麻敏儿边笑边看向黑如锅底的萧霖。

  “是啊,还跟我姐姐抢东西吃。”

  面色黑如锅底的萧霖咬牙切齿的看向夏臻夫妇,原来他们果然拿捏着杀手锏,转眼看向人群,人群中,他的女人牵着女儿,抱着儿子。

  遇到他的目光,舒玥如猛得低下头,子霖……子霖,该退让的,你就退吧……

  萧霖感觉自己的心如刀绞,倏的看向要揭‘戏棚子’几位老王爷,深吸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萧孙侄……你……”老八王爷看不懂他目光,转身走到他身边,“你想说什么?”

  好不容易憋了一口气出来,萧霖嘴角扯出的笑容能杀人,“王叔祖……”他伸出手扬了一下,憋道,“此事……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老八王爷双眼瞪得铜铃大,“那黄花菜都凉了!”

  凉了,也只能凉了!萧霖一口老血死死的吞了下去,看向夏臻夫妇二人,“你们好样的,真的,好样的……”

  夏臻抱着小泽近到他身前一步,“萧公子,你看这娃儿是不是跟年画上的娃儿一样,多讨人喜欢。”说完,双眉上扬,那得瑟的劲,真是欠揍啊!

  父亲容貌天下第一,母亲又是中上之姿,生出来的儿子能差嘛,简直就是年画本人。

  舒小泽瞪着可爱无辜的双眼,盯着萧霖看了又看,感觉自己在那里见过这个叔叔,却又想不起来!

  麻敏儿一直注意着小泽的反应,发现这孩子好像不认识萧霖,现在她真相信董老板的话了,暗地里萧霖把自己打扮成平民男子,过着平民般的生活,虽然整个人不可能整容或是换脸术,但是气度、衣饰,还有刻意隐藏的容貌,让他在儿子眼中判若两人,怪不得亲爹站在面前,小泽都不认识。

  麻敏儿暗暗撇嘴,这姓萧的,缺德事干得这么多,居然有儿有女,不但如此,儿子还成双,真是活见鬼了。

  不过听到萧霖‘从长计议’的话,麻敏儿知道,他们的杀手锏起作用了,孩子是无辜的,她得带着孩子退场了。

  伸出双手,拍拍,“小泽,走,阿姨要到你家铺子吃馄饨啦。”

  小泽伸出双手给麻敏儿抱上了,“阿姨,你还会讲故事给我听嘛?”

  “当然,走,咱们现在就讲。”麻敏儿抱着小泽朝人群中走。

  小泽转头看向身后,看着萧霖,那个叔叔怎么这么像爹呢?

  萧霖抿嘴看向夏臻夫妇离开八大胡同口,双眸血丝盈盈,几个王爷倒是被嗜血的萧霖给吓住,看来他要有大动作了,个个兴奋的看向他,“萧孙侄,你……”

  收回目光,萧霖一脸笑意,“王叔祖,你们先回去,余下的事我来。”

  “可是已经有十家……”

  “我来……”萧霖转头,“来人,送各位王叔祖回府。”

  几位老王爷总感觉那里不对劲,但萧霖的花楼比他们多,应当会有所行动吧!那就等等看,看他有什么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