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Function ereg()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www.2hxs.cn/index.php on line 2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_第134章 迷离 当家_冰河时代作品_女生专区小说_在线听麻二娘的锦绣田园_在线听书_顶点小说网
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4章 迷离 当家

作品:麻二娘的锦绣田园|作者:冰河时代|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2-18 09:07:46|下载:麻二娘的锦绣田园TXT下载
  上桌的依然是拔霞拱,烫菜是最快的了,又暖和,麻敏儿帮他们烫,“大家小心点,别被烫到。”

  一群行旅军人,就算是庄颢这样的厮文人也没什么形象了,只管低头大口吃菜,真是又饿又冷。

  突然,关着的餐厅门被人打开了,一股凉气嗖一下钻进了餐厅内,吹得热气东倒西歪。

  麻敏儿抬眼:“云宝郡主——”

  众人抬眼。

  目光被人撞了一下,庄颢立即低头,手中筷子无意识的拔动着,动作细微都没有人发现。

  麻敏儿看了眼夏臻,嘴角抿抿,“郡主——吃过了吗?”

  “吃过了。”云宝郡主虽然有赶路的疲惫之态,可是骨子里的贵气让她仍然雍容端庄:“听说小将军路过小旺村,我就来了。”

  你就来了!还真是个实力情敌,麻敏儿暗自腓腹。

  夏臻立起身,颔首,“辛苦郡主了!”

  “能看眼小将军,又有什么辛苦不辛苦呢?”云宝郡主淡淡浅笑。

  庄颢等人随着小将军立起身,跟在身后行礼。

  夏臻眼神闪了下,威严道:“谢郡主美意,只是我们吃完就要出发,慢怠郡主,还望海涵。”

  “这么快?”云宝郡主的目光仿佛有些迷离。

  庄颢的身子不知不觉影到小将军的后背,正对的人根本看不到。

  “是,郡主。”夏臻一字一板的回道。

  云宝郡主仿佛随意的走到餐厅里边,看向桌上热气腾腾的铜锅:“拔霞拱?”抬眼间,那个跌丽的男人正对着她,却躲着她的目光。

  “郡主,要不要一起吃点?”麻敏儿礼貌的问。

  云宝郡主不经意般收回目光,转眼看向麻敏儿,“今天晚上我住你们家方便吗?”

  麻敏儿愣了一下,看向夏臻。

  夏臻垂眸。

  麻敏儿挤出笑容:“当然可以,就是我家比较简陋,你不嫌弃就好。”

  “当然不。”云宝郡主浅笑。

  一问一答,对话似乎到这里就结束了,急行路的夏臻等人站着一动不动,麻敏儿也不知道要找什么样的话往下说,餐厅内诡异般安静。

  单小单伸头进来,“二娘,羊肉片切好了,要送进来吗?”

  娘呀,终于有人打破沉默,麻敏儿高兴的叫道:“送,赶紧送进来,小将军他们吃完马上就要出发了,快点!”

  “哦。”单小单伸手把餐厅的门全部打开,后面跟着几个小丫头,手里端着白盘子,里面放着各式切片肉,还有菘菜(大白菜)。

  趁着机会,麻敏儿走到郡主面前,“郡主,要不你再吃点?”言下之意是,你不吃我就带你去房间。

  贵为郡主,穿衣吃饭那是极为讲究的,那会坐到别人吃了一半的桌子上,摇摇头:“不必了。”

  “那我带郡主去客房。”

  “不急。”云宝郡主回得慢声细语。

  呃……麻敏儿抓急,不吃站在这里,大家都吃不了呀!但是云宝郡主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端庄的立在餐厅里,跟人群格格不入也不以为意。

  庄颢转头悄悄对章年美说,“我去如厕。”

  “哦。”章年美看着丫头们摆肉盘,正算着那些好吃呢,对他的打招呼不以为意,“赶紧过来,来迟了可没你的份。”

  “嗯。”庄颢低应了一声,从餐厅另一边侧门溜出去了,这个门专门用来上茅厕的。

  云宝郡主看着那个跌丽清瞿的男人溜了出去,暗暗抿嘴。

  郡主不走,夏臻他们没办法吃痛快,麻敏儿又试着问道:“郡主,这里烧锅子,有肉腥气重,我们带你去客房吧。”

  “嗯。”

  麻敏儿以为她不会答应,没想到同意了,诧异的看了夏臻一眼。

  夏臻目无表情的站着,听到她肯离开,抬手,“郡主,等一下,末将就不向公主辞行直接走了。”

  “哦。”云宝郡主眼中的失落没有掩饰,是个人都看出来了。

  夏臻转身坐到位置子上拿起来筷子就吃,章年美等人没敢,等郡主出餐厅门。

  “郡主……请——”麻敏儿内心酸涩一片,却不得不打起精神带她去客房。

  莫婉怡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上前一步,笑笑道:“二娘,要不你招待小将军,我招待郡主去客房?”

  麻敏儿愣了一下,目询,婉姨你都不知道我家客房在那里吧?

  莫婉怡光想着帮忙,确实没想到自己才嫁过来三天,还真不知道客房在那里。

  麻悦儿看看未来姐夫,连忙走到莫婉怡身边,“我和婉姨一起招待郡主。”

  那再好不过了,莫婉怡知礼数,小悦儿知道房间在那里,两人配合,真是好极了。

  麻敏儿松口气,“那就麻烦婉姨了。”

  莫婉怡笑笑,伸手扶在麻悦儿的肩边,“走,我们一起。”

  “好。”

  莫婉怡抬头,伸出另一只手作请:“郡主,请——”

  云宝郡主又扫了眼那个侧门,庄先生始终没有进来,失望的转身。

  麻敏儿见郡主的目光从夏臻的身上失落的收回,心里酸溜溜的。

  终于,莫婉怡带着郡主离开了,餐厅内仿佛一下子轻松了很多,章年美捋袖落坐,“吃,吃,赶紧开吃。”

  夏臻的筷子没了刚才的爽朗快乐,吃得闷闷不乐,连身边的庄颢不在都没有注意到。

  麻敏儿再次站到桌边帮一行人夹菜烫菜,气氛却不复刚才火热,个个仿佛有心事似的。

  等一行人出餐厅时,天空已经下起了小雪,风江逸和麻承祖听到夏臻来了,两人各撑一把油伞,“小将军这就要走了?”

  “嗯,江夫子——”

  “辛苦了,小将军!”

  “江夫子客气了,行军打仗,本就是我的职责,谈不上辛苦。”

  看向黑得不见手指的夜色,风江逸感慨:“年轻人,不容易!”

  夏臻没有接话,亦朝黑暗的天空看过去,除了丝丝缕缕的雪花,什么也看不见。

  听到门口马蹄声,云宝郡主突然从二楼跑了下来,丫头们赶紧提着灯笼跟着她跑,那里追得过她,“郡主……郡主……你小心点,不要摔了……”

  已经跨上马的夏臻等人愣了一下,随即拉缰绳调转头马头,“小将军,等一下吧。”麻敏儿忍着难过叫道。

  夏臻伸手揉了一下小媳妇的头顶,呼起马就跑,等,等什么,老子才不等呢!倏一下,背影消失在黑暗中。

  章年美也调转了马头,边驾马边叫,“耗子,赶紧走啊!”说完,也消失在夜色中。

  庄颢朝麻敏儿抬手,“打扰了。”

  “先生客气了,路上小心!”

  “对,路上小心!”云宝郡主因为跑动,说话有些喘。

  庄颢亦抬手,“多谢郡主!”说完,打马就跑,消失在夜色中。

  后面的侍卫见将军、先生们都跑了,他们亦急赶而上。

  云宝郡主呆呆的看向黑色,仿佛在追寻谁的身影。

  “郡主,外面雪大了,咱们进屋吧!”

  云宝好像没有听到丫头的话,转身问:“他们要行一整夜的路吗?”

  “也许吧!”麻敏儿回道。

  “做将军真不好!”

  麻敏儿抽动嘴角,这是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的吗?

  “等他娶了我,我想,他就不要夜行出征了吧。”云宝郡主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说给别人听。

  风江逸摇摇头,果然是富贵娇养的郡主,晋王现在是什么情况都……唉……罢了罢了,养在深闺又懂些什么呢?

  “麻老大人,夜深了,老夫就不留你了。”江风逸摆手。

  麻齐风惊讶,“父亲,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让儿子去接你?”

  “不要你接了,你现在把他送回去,老夫我一到晚上就犯困,得去睡了。”风江逸说完,一手拎着小风灯,一手撑伞朝自己的客房而去。

  “子常——”

  “父亲——”麻齐风愣了一下,他几乎没有听过父亲叫他字。

  麻承祖盯着风老头的背影:“今天晚上住你家,你安排我住在江夫子边上。”

  “父……”

  已走几步远的风江逸道,“没事,你随意安排!”

  “多谢江夫子。”

  “这是你的家,你谢什么,赶紧让老家伙睡吧,不要影响我休息。”

  “是是是!”麻齐风一阵尴尬。

  麻齐风连忙带着牛大宝去安排亲爹的住宿,忙并快乐着。

  莫婉怡和麻悦儿追到楼下院门口,见夫君去忙,她亦请道:“郡主,请上楼休息。”

  刚才还闷闷不乐的云宝郡主心情似乎不错,微笑道:“麻烦了。”

  “郡主客气了。”

  郡主看了眼麻敏儿,“现在有空了,不一起上楼?”

  麻敏儿挤个笑,“楼下还有些事要安排,郡主你先去休息。”

  “哦。”云宝郡主深深看了眼麻敏儿,转身上楼了。

  不知为何,麻敏儿觉得云宝郡主看自己的那一眼甚有深意,至于什么意思,她用脚趾头想都想得出来,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夏将军府,肯定跟夏老夫人相处的不错,肯定得到了夏老夫人的认同,老天啊,自己这个预备孙媳妇的前途还真是甚忧啊。

  鸡飞狗跳的一晚终于随着冬季的第一场大雪而安静下来。

  第二日,大雪纷飞,扬扬洒洒一整天都没有停,也没能阻夏府来接云宝郡宝。

  “告诉老夫人,我就住在麻家了,这里有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娘子,她可以作我的玩伴。”

  夏府大管事看看外面大雪封路,拱手道:“那小的现在就回去回禀老将军和老夫人。”

  “去吧。”

  “是,郡主。”

  夏府的人被云宝郡主打发走了,她明朗一笑,“麻二娘,欢迎我吧。”

  “郡主,说那儿的话,当然欢迎。”麻敏儿一副想哭却不能哭的样子,连自己都觉得滑嵇。

  人都是这样,不接触不知道,一接触吓一跳,端庄贤淑的云宝郡主不仅是个跟屁股虫,居然还跟悦儿一样处处叫自己姐姐,没见过的、不懂的都要问自己,都成烦人精了。

  十天后,麻敏儿终于忍不住了,“云宝郡主,我比你小一岁,你不必叫我姐姐。”

  “可你懂得比我多呀。”

  麻敏儿哼道:“对不起,郡主,不是我懂得比你多,而是你、我不在同一阶层,你没见过我们平民生活的样子罢了。”

  “哦,是这样吗?”

  “是的,郡主,千真万确。”

  云宝郡主咧嘴一笑,“就算你说得都正确吧,不过我总有一种感觉,你把我当敌人,处处防着我。”

  麻敏儿转头盯向她,“郡主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没有的事。”暗自绯腹,事实上就是这样啊,难道不应当吗?

  云宝再次笑笑:“你敌视我也对,听说你是小将军的未婚妻,防着我也是对的。”

  麻敏儿没接她的话,目光凉凉。

  云宝走到栏杆边,看向远方,“不知道我母妃在青州怎么样了?”

  麻敏儿仍旧沉默,没有吭声。

  “听我母妃的意思,父王想让我嫁给小将军,事情还没怎么呢,居然让我堂堂一个郡主住到人家家里,还真不是滋味。”云宝看向辽远的田野,雪后冰冻,田野一片萧瑟。

  麻敏儿倚在墙上,眯眼看向瓦蓝的天空,今天是个晴天,难得好天气,她和家人把被子都拿出来晒了,太阳暖暖的照在棉被上,棉絮被太阳晒得蓬松,一股子太阳的味道,晚上睡觉一定舒服极了。

  听到郡主的话,麻敏儿当自己没听到,虽然有那么一瞬也同情她,生于天潢贵胄之家,她也是身不由已,可谁让那个‘不由已’的对象是自己呢?她同情不了。

  “你怎么不说话?”云宝转头问。

  “让我说什么?”

  云宝郡主问:“要是我嫁给夏小将军,你怎么办?”

  “日子一样要过下去,能怎么办?”

  “我看得出来,夏小将军好像很喜欢你。”

  麻敏儿嗤笑一声,“对于你们这样的权贵来说,喜欢有两种结果……”

  “那两种?”

  “一种是默默放手。”

  “另一种呢?”

  “鱼和熊掌兼得。”

  “何意?”云宝郡主问。

  “娶了你,然后强迫我做妾呗。”麻敏儿冷哼一声。

  “呃……”云宝大声一笑,“还真是这样,那我们以后岂不是要以姐妹相称?”

  麻敏儿横眉冷竖。

  “怪不得你不让我叫姐姐,原来你知道自己会作妾,只能是妹妹。”

  麻敏儿冷笑:“郡主殿下,我可真比你小,可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不做妾?”云宝郡主不相信般反问。

  “对!”麻敏儿调头下楼。

  “那要是夏小将军不放手呢?”

  麻敏儿回道:“天下那有这么美的事,江山和美人,他只能选一样,虽然我不是什么美人。”

  “哈哈……”云宝笑得乐不可吱,“麻二娘,你怎么这么有意思。”

  “什么有意思,很认真的好不好,夏臻要么娶我一个,要么别娶我。”

  云宝立在她身后,端看着她,“我感觉你是认真的。”

  麻敏儿转头,明艳的小脸冷若冰霜:“我本来就是认真的,对于喜欢的人,要么完全拥有,要么留在回忆里,才不要当什么妾不妾呢,狗屁。”

  云宝郡主叹口气:“可是我……生来就是……”皇家的郡主生来就是用来联姻的,那有什么自由。

  麻敏儿看了眼她,转头,继续下楼。

  云宝郡主跟在后面下了楼,两人沉默的到了院中,院中有一块空旷之地,支了好几座架子,架子上担着竹竿,被子晾在上面,麻敏儿拿了大竹拍用力拍打,拍出上面的灰尘,更让棉絮蓬松柔软。

  单小单坐下廊下边晒太阳边做针线活,见麻二娘拍被子,放下手中的活,“二娘,是不是要收了?”

  “嗯,太阳快要落山了。”

  “那我来吧。”

  “我和你一起。”

  麻悦儿等人看到姐姐整理被子,也下楼一起收拾,一起之间,院中热闹起来,小悦儿走到麻敏儿身边,低声说:“二姐,婉姨把她身边最小的丫头嫣红给了我,还让我给她重新取个名字。”

  麻敏儿转头朝父亲那边看过去,莫婉姨正和他一起理被子。

  “二姐,我要不要?”

  悦儿都九岁了,开了年就十岁,还真需要丫头,莫婉怡到底是县太爷家的千金,她家的丫头在规矩礼仪上肯定比单小单她们好,点点头,“收下吧,她肯定跟爹说过了。”

  “我不想要。”

  “为何?”

  麻悦儿靠近姐姐:“我怕受监视!”

  麻敏儿伸手敲她头,“小小年纪想那么多干嘛。”

  “要是我做什么事她都告诉她前主人怎么办?”麻悦儿担心的问。

  “你能有什么事?”

  “我也帮你理家好不好?”

  麻敏儿顿了下,脑子里闪过‘家’,还真要好好思考一下。

  “二姐,我说的对吧。”

  麻敏儿瞪了小妹一眼,“别想那么复杂,不过我想到了另一件事。”

  “什么事?”

  麻敏儿道:“我先不跟你说,小丫头的事,你就收下。”

  “啊,真要收啊!”

  “嗯。”麻敏儿道:“你给她重新娶个名字吧。”

  麻悦儿不高兴的撅嘴:“要是收的话,名字我已经想好了。”

  “这么快?”

  “嗯,很简单,你有小单姐,我就来个小双姐。”

  “噗……”麻敏儿忍不住大笑,“亏你想得出来。”

  “怎么想不出来。”麻悦儿道,“爹说要是大哥再出去求学,就让彭掌柜的儿子跟着大哥,做他的书僮。”

  “也是爹最近几天说的?”

  “嗯。”麻悦儿说,“那个郡主整天跟在你身后,他没好找你商量。”

  麻敏儿看向廊下的云宝郡主,自己最近还真被她缠住了,没想到新来的后娘已经考虑到这么多事了,转念一想,也对,她毕竟是县太爷家的千金,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没想到爹能想到彭掌柜的儿子。”

  麻悦儿回道:“好像是婉姨提出要找个识字、能说会道的,爹就在周围人之间找了一圈,想到了彭掌柜的儿子。”

  “挺好。”麻敏儿也觉得彭掌柜的儿子合适,“那三郎呢?”

  “是婉姨陪房的儿子,姓罗,叫小根。”

  这孩子,麻敏儿有印象,不太爱说话,看起来挺稳重的,三郎性子有些跳脱,刚好互补,挺不错。

  “大哥稳重,找了能说会道的彭小禾,三郎活泼配了稳重的罗小根,都不错,她用心了。”麻敏儿赞许的点点头。

  “二姐,你觉得不错?”

  “嗯。”

  “哦。”麻悦儿放心般说道:“得到二姐认同,那我也收了她的丫头吧。”

  “收着吧,好不好用过了就知道了。”

  “好咧,明白。”

  云宝郡主站在廊下,看着忙碌的麻家人,突然感觉做个普通人很好,没有丫头在边上大呼小叫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真是自由极了。

  呃……要是麻敏儿知道云宝郡主是这样想了,定要翻几个白眼,你见到的是小地主家境殷实,你要是投到贫苦之家,看看能不能这么自由,能不能这么悠闲,可惜她不知道,所以也无从了解这个高贵的郡主到底是啥想法。

  夏府又来接过云宝郡主数次,可都被她直接拒了,她要留在麻家,夏老将军夫妇没办法,隔几天不是送吃的,就是送穿的,或者送玩的,反正不停的朝麻家送东西。

  麻敏儿能怎么办呢,只能收呗,并且以最好的规格招待云宝郡主。

  开始时,云宝郡主吃饭还是一个人吃,周围站着她的四个大丫头伺候,除了大丫头,她还有四个小丫头,两上婆子,分别是教养嬷嬷、琴棋书画嬷嬷。

  当云宝拉着麻家姐妹二人一起吃喝拉撒,并且跟她学礼仪、学琴棋书画时,麻敏儿趁着这个机会把当家之事给了莫婉怡。

  “二……二娘,你做得很好,真的,我才嫁到你们家两个月不到,我不熟悉,还是你来吧。”

  麻敏儿摇头,“婉姨,马上就要过年了,事情多起来,一方面我要打理外面的铺子,另一方面我要陪云宝郡主,真没时间,还是请你把当家的事情接过去吧。”

  莫婉怡显得不安,朝身边的夫君看过去,“子常,我真不熟悉。”

  麻齐风看向女儿,自己的女儿自己了解,她必然是深思熟虑过,微微一笑,“敏儿太忙了,你就为她分担一些。”

  “这……”莫婉怡还是有些犹豫。

  “婉姨,我们家虽说是平民,可你也知道,一大家子亲戚,再加上跟小将军府、还有你家走动,过年过节这些礼啊,我还真不太懂,我要跟你学呢!”

  莫婉怡见麻二娘说得真切,是真让自己接手家事了,点点头,“好,那我先做看看,要是做不好,二娘,你可要提醒我。”

  “你肯定行的,婉姨,我相信你。”

  莫婉怡开心的笑了,她明白,这是麻家人接纳她的表现。沁红站在一边,比她主人还激动,太好了,夫人终于熬出来了。

  “我已经让小有把家里收支开销的账薄都整理出来了,以后都交给你了。”

  “哦,用……用不着那么快吧!”

  “既然交了,我不喜欢拖泥带水。”麻敏儿又道:“铺子的收成多少用在家里,多少给大哥、小弟还有我们姐妹俩人的嫁妆,这个我们家都有规划过,要是婉姨有什么想法啥的,可以跟我爹商量。”

  “不要不要,就按你们以前的走。”

  “婉姨,没关系,该说的还是要说的,该是你得的,我们不会苛刻。”

  “我……我又没为家里做过什么,要得什么!”莫婉怡马上笑着拒绝。

  这话说得通透,麻敏儿笑了,“别的嘛,我也不知道,但属于我爹的那一份,肯定有婉姨的,爹,你说是吧?”

  “你呀你呀,就你会说。”麻齐风瞪了女儿一眼,她早就为未来的后娘留了一份。

  “爹,我们家铺子分层情况你跟婉姨讲讲,都了解了,婉姨才好放开手当家,是不是,婉姨?”麻敏儿和气而大声。

  不知为何,莫婉怡有种感觉,麻家人把财产分得这么透,说得这么直白,却更能团聚人,她就是有这种感觉,一点也没有觉得麻二娘太过精明计较、甚至算计,把一切都摆到台面上来讲,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晚上回到房间,莫婉怡连忙向夫君说:“当家可以,但我真不要什么分层,真的,子常!”

  麻齐风笑笑:“我知道你有嫁妆不愁吃穿,但那是你私人的,你既以是麻家人,该在麻家得的,我会一分不少的都给你,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

  莫婉怡惊讶的问:“你……们早就商议好了?”

  “嗯,在家里有第一间铺子时,敏儿就为未来的后娘留了一份。”麻齐风回道。

  “子常……你们家真好!”

  “若是……”麻齐风低下头。

  “子常,你想说什么?”

  “若是你将来有了孩子,家里会重新分层,所以你……不……”

  “不必处心积虑是不是?”莫婉怡微笑问道。

  麻齐风说道:“对不起,婉怡,这些家业都是孩子们置起来的,要是……我亏对他们!”

  莫婉怡连忙道:“子常,你放心,我吃够了柳氏的苦头,又怎么会让自己变成柳氏那样的人呢?”

  “财帛……”

  “我的嫁妆足以够未来的孩子开销了,现下又有一份,我知足了,子常,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