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三十四章 果真找上门来了

作品:侍妾虐渣宝典|作者:百媚千娇|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2-11 06:47:02|下载:侍妾虐渣宝典TXT下载
  夜放用完早膳便走了,还对着她表露出一点反常的恋恋不舍。

  花千树觉得,夜放又变了。

  从最初时候的冷漠狠戾多疑,他突然就变得对自己和气起来,甚至于令她会偶尔自作多情。那一阵子,就已经令她觉得好得有点莫名其妙。

  而现在,他对于自己的态度又突然来了一个巨大的转折。

  若是说,那日里在太后跟前是演戏,故意刺激太后。

  昨日呢?面对贾大的刻意羞辱,夜放非但没有对自己大发雷霆,表示出预料中的嫌弃,反而那般温情脉脉。

  面对谢娉婷二人的挑衅,夜放又表现出对自己十足的袒护。

  昨夜里醉酒,他偶尔的真情流露,还有今日,这样反常的宠溺。

  她差点都会以为他吃错药了!

  夜放啊夜放,你这是要做什么?我会奋不顾身地爱上你的。

  可是我又多么担心,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

  我努力地改变今生的命运,可是,在这滔天的权势面前,我显得多么渺小和卑微。我害怕,自己力不从心啊。

  核桃依旧兴奋得好像一只小奶狗,尾巴摇得欢快。

  昨夜里那是王爷的洞房花烛啊,可是王爷竟然宿在了自家姨娘的院子里。

  这说明了什么?

  她核桃若是有足够长的尾巴,怕是就要翘上天了。

  外间院子里,有说说笑笑的声音,听起来蛮陌生。

  花千树抬起脸:“这是谁说话呢?”

  核桃几乎是蹦跶着走到大门口,向着外面探探身子,又慌忙缩了回来:“好像是刚进门的两位夫人。”

  即便只是贵妾,叫姨娘也有点轻慢,所以下人都称呼夫人。

  谢娉婷和付缓缓?

  大清早的,跑到霓裳馆里来做什么?

  捉奸?

  呸,不对,自己是名正言顺的好不?

  还是那句话,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而且绝对没好事。

  看来果真如自己猜想的那般,来算账来了。

  想起夜放临走时候的叮嘱,花千树的腰杆是硬的。既然夜放都说了,可以放手对付,惹了祸自然有他担着,自己还怕什么?

  拿着鸡毛当令箭,撸起袖子就是干。

  不过,这二人乃是太后差遣进王府的,就算是打得骂得,唯独就像是苍蝇一般赶不走,只能留在府里,每时每刻地膈应着你。

  花千树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一点都不想冲锋陷阵,是真的想搬个小板凳,坐下来安心吃瓜子看着别人争得头破血流。

  可惜,自己偏生是个好招惹是非的人,这些人手里的刀子就喜欢朝着自己来。

  怎样才能给两人找点事情做?让她们无暇顾及才好。

  花千树支楞起耳朵听。

  好像是院子里的一个婆子,在领着二人闲逛,指点着几个院子,依次介绍着:“第一排是凤檀姨娘的院子,第二排,吟风姨娘,第三排,暂时是为九歌郡主备着的,这是千依姑娘的住处,这一个暂时空置,最后一排院子,便是花姨娘的住所。”

  婆子絮叨完,是谢娉婷装腔作势的声调:“将她们全都叫到我们跟前来,我们有话要训斥。”

  好大的谱!三斤面蒸的包子,忒厚的皮。

  这是要有什么幺蛾子?

  婆子领命,逐个院子开始敲门。

  大家早就听到了动静,只是谁也不想搭理罢了。听到婆子叫门,就不得不差个丫头出来应着。

  花千树慢条斯理地翻了一页书,只当做没听到。

  门口脚步声响,谢娉婷和付缓缓直接冲着花千树的院子走了过来。在门口处站住了脚步。

  “花姨娘早啊。”

  花千树扭过脸,笑吟吟地看看天:“两位夫人也好早。”

  “已经不早了。”谢娉婷大早起手里就摇着一把团扇,摇得风情万种,阴风阵阵:“我们两人已经去给老太妃请过晨安了。”

  吆呵,这么勤快?

  “是呢,”付缓缓一唱一和地道:“为人子媳者,当晨昏定省,孝敬公婆,这是作为女人,最基本的本分。可是,我们左等右等,如何都不见这霓裳馆里几位主子去给老太妃请安?”

  吟风等人已经围拢过来,见两人是来者不善,都暗中交换了一下眼色。

  花千树慢条斯理地将手里的书搁在一旁,从躺椅上起来,若无其事地道:“从我进霓裳馆的第一天,便是这样的规矩。”

  第一天进门,就要立威?你算哪根葱哪瓣蒜?

  谢娉婷一声冷笑:“这不叫规矩,而是叫惯出来的毛病。老太妃太仁慈了,所以这府里的人才尊卑不分,粗野无礼,不懂个规矩。今日我们两人进了门,这王府后院的家我们就要当起来,规矩也要立起来。”

  付缓缓点头:“说的对,这何为妾,拆分来看,便是“立女”,就是要在老太妃,王爷,还有我们跟前站着伺候,听候吩咐的。若是不懂自己的这个本分,还真的当自己是个主子了。”

  “不错!”谢娉婷严厉的目光缓缓扫过众人的脸,抑扬顿挫地道:“自今日起,我们两人便要教授你们这府里的规矩,教会你们伏低做小该有的姿态。

  从第一声鸡啼响起的时候,你们就必须要起身,伺候我们两人洗漱,一同到老太妃跟前请安,然后回到霓裳馆,伺候我们用膳,休息,捶腿,奉茶,起夜。事无巨细,丫鬟能想到的,你们要想到,丫鬟想不到的,你们同样也要想到!伺候到。”

  就连夜间起夜也要伺候,这哪里是立规矩,分明就是变相地折磨人。

  吟风的脾气暴,当时就忍不住了:“那我们与这府上的丫头有什么区别?”

  “自然区别大了。最起码,我跟前的丫头都知道安分守己,不会狐媚地勾引王爷。”

  这话说得难听,吟风愈加气不过:“我们都是王爷的妾室,伺候王爷那是我们的本分。”

  “竟然敢跟我们顶嘴,简直无法无天,可见这霓裳馆平日里那是松散惯了,难怪什么样的狐媚手段都能使得出来。不打不足以立威,还不给我跪下。”

  俗话说的好,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两个贵妾都可以在王府耀武扬威了。

  花千树讥讽一笑:“吟风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吗?难道我们伺候王爷也要该打?正所谓天高凭鸟飞,海阔凭鱼跃,大家都是各凭本事吃饭。两位夫人若是有更高超的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就好,总不能王爷看不上你们,让你们独守空房,你们就要将我们打杀了。”

  这话花千树是丝毫都没有客气,反正人家就是冲着自己来的,犯不着说好话讨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