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Function ereg()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www.2hxs.cn/index.php on line 2
有妖气客栈_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老刀把子_程砚秋作品_玄幻魔法小说_在线听有妖气客栈_在线听书_顶点小说网
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老刀把子

作品:有妖气客栈|作者:程砚秋|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4-07 23:26:47|下载:有妖气客栈TXT下载
  众人顷刻间走了一大半。

  在经过阿太身边时,他们不忘拍拍阿太肩膀,“兄弟,等着,哥哥帮你报仇!”

  老牛经过阿太身边时,看了看他的伤,冒出一句:“来真的?”

  等他们都走后,罗刹鸟一把拉过阿太,“做做样子就成,你怎么伤成这样子了?”

  “嗨。”阿太口齿不清,“我说的是真的,我向他们讨要诊金,他们二话不说,把我打成了这样子。”

  罗刹鸟一愣。

  在白高兴的计划中,阿太只是个挑起矛盾的由头。

  但任他挠破头皮也想不到,那群人还真的竭泽而渔,不仅不付诊金,还把郎中给打了。

  “那几个天杀的。”阿太咒骂一声,他问罗刹鸟,“你还不去报仇?”

  罗刹鸟轻舒一口气,缓解一下紧张,“不怕,我有翅膀。”

  “有翅膀又怎样,你又不会飞。”阿太说。

  “你挨打还是轻了。”罗刹鸟话音刚落,拍打着翅膀,向南面营地奔驰而去。

  南面营地的要安静许多,不及阿太他们营地热闹。

  人们或在外面小酌、聊天儿,或者呆在帐篷里睡觉。

  偶尔传来一女子娇吟,那是他们把青楼女子带回来了。

  现在的中原,最不缺的就是这些沦落风尘的女子。

  有三个人,正坐在树下就着一油纸包的烧鸡下酒,忽听见一阵嘈杂。

  “怎么回事?”靠着树的人回头,见山坡上隐隐约约有一些影子。

  “不知道,管他呢。”旁边一人啃着一块鸡骨头,“老顾,你再讲讲,那东荒盟主的故事。”

  “对,讲讲他怎么打败猰貐的。”另一个人附和。

  老顾注意力被拉回来,“这说来就话长了……”

  不等他找到话头,那些影子已经冲进他们身后的营地,撞倒一顶帐篷。

  “出来,你们头儿呢,给我出来!”白高兴带头嚷道,“他们头儿叫什么来着?”

  “老刀把子!”旁边的龅牙武师提醒。

  “老刀把子,给老子出来!”白高兴嚷道。

  他们一路闯进营地中央,期间试图拦他们的人,全被他们一把推倒了。

  营地里的人反应很快,等白高兴他们闯到营地中央的时候,营地人的向这儿围过来。

  中央帐篷里走出来一个人,“干什么?”他提着裤子,一脸凶相,望着众人。

  “你就是老大把子?”白高兴痞气十足,“娘了个巴子的,敢打我的的人,活不耐烦了是不是?”

  大家全是在刀口上舔血的,都不愿意让别人在人前落了自己的面子。

  “你他娘谁呀?”老刀把子不客气的说。

  身边的兄弟不断的围过来,一时间,两伙人剑拔弩张,相互怒视着对方。

  “听好了,老子叫:余,生汝娘,甚丑!”白高兴怒气冲冲的说。

  “什么玩意儿?”老刀把子一呆。

  他走南闯北许多年,见多识广,唯独不曾听过这名字,“余生汝娘甚丑?什么乱七八糟的名…”

  “别念!”从后面赶过来的老顾打断他,但为时已晚。

  轰!

  晴空霹雳,众人抬头,眼睁睁的看着一道电光从天空呼啸而下,砸在老刀把子身上。

  他旁边站着俩兄弟,也被殃及池鱼,三个人身子一阵颤抖,接着从口鼻冒出青烟,栽倒在地上。

  白高兴他们离着近,还闻到一股肉焦味儿。

  “老刀把子?!”其余的兄弟们惊呼,纷纷向倒下的首领靠过去。

  至于白高兴带来的一伙儿人,他们呆住了。

  龅牙武师曾在泉水城见过这一招,他惊讶的看着白高兴,“初次见面就用这招,是不是太狠了?”

  白高兴不答。

  这是他擒贼先擒王的一招,也是为了挑起混战。

  如白高兴所愿,老刀把子在地上呻吟,“他,他妈的,他,他们耍诈,杀,杀了…”

  他后面的话说不上来,犹如风中残烛,将要熄灭。

  他们兄弟站起来,怒视白高兴,“为老大报仇!”

  众人出刀,向白高兴他们杀过来。

  白高兴毫不示弱,振臂一呼,“为阿太报仇!”

  他带来的这些人,正是烈酒上头,热血上涌的时刻,闻言,毫不犹豫的冲上去。

  两伙人短兵相接。

  一时间刀光剑影,厮杀声不断,乱昨一团。

  他们撞翻了帐篷,碰倒了蜡烛,踢落了油灯,火光四起。

  罗刹鸟冲进了人群,寻找着仇人,趁机取他们的性命,为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家人报仇。

  一直走到老刀把子身前。

  他的身体被兄弟们放在一角落,以免被踩踏,加重伤势。

  不过,看他这样子,老刀把子怕是只能苟延残喘片刻了。

  罗刹鸟杀退护着他的人,蹲在老刀把子身边,轻笑起来。

  她用手拍了拍老刀把子的脸,“原来你叫老刀把子,可真让我一顿好找呀。”

  “你,你,你是谁?”老刀把子焦黑的脸上,悲凉的看着罗刹鸟。

  “你忘记我了?”

  罗刹鸟用尖锐的指尖,划着老刀把子的脸颊,“也对,你祸害过那么多姑娘,记不起来也正常。”

  “你,你是…”老刀把子没来由的有些惊恐。

  他什么时候祸害过女妖怪了,他都不知道他这么重口味。

  “石牛镇,梁家夫人,那天我刚过门。”罗刹鸟笑着说,语气冰凉的让老刀把子害怕。

  他记着那位刚成为梁夫人的新娘子。

  他身子柔软,暖和,挣扎时柔弱的样子激发了他的征服欲与兽欲。

  偶尔在深夜里,他会想起她的身体。

  “是,是你!”

  老刀把子现在只有害怕,他知道自己快死了,但还是忍不住害怕。

  “是我。”罗刹鸟笑,指甲摸到老刀把子眼角,“你终于记起来了!”

  话音刚落,“嗤”的一声,指甲掐进了老刀把子的眼窝,轻车熟路的挑出他的眼珠子。

  “啊!”老刀把子痛呼。

  “别着急,还有另一个呢。”

  罗刹鸟趁着老刀把子还有口气,把另一个眼珠子也挑出来丢进自己嘴里。

  老刀把子虽在痛呼,但周围太乱了,火光,厮杀声,金铁交鸣,把他的声音掩盖。

  “你,你…呼,呼。”老刀把子只有出气儿了。

  趁着最后的机会,罗刹鸟一刀划到他胯下,割下那祸害。

  老刀把子这次只闷哼一声,再也没有出声。

  他也永远不能出声了。

  但罗刹鸟依旧不放过他。

  等老刀把子的灵魂从身体钻出来的时候,她一把抓住那一团灰雾。。

  “我听说,人死后会是他死前的样子,你又瞎,又太监,想必很可笑吧。”罗刹鸟残忍的笑着。

  灰雾挣扎着,罗刹鸟死死不放手。

  直到灰雾泛出白光。

  那是去往轮回的光芒,属天道之力。

  它灼烧着罗刹鸟的手,让她不得不放手,任由它化作光雨,消失在天地间。